热门: 延安路建无轨电车线路   去年一线楼面价涨8成   最冷天蔬菜批发价跌量减   沪昨日气温创35年来最低   “水管”昨成最热词   周三将告别冰点并迎来雨水   大悦城七楼外墙突发火灾   沪位列全国最拥堵城市第8   抗寒防冻必备攻略   沪将继续执行住房限购政策   地铁开启防冻“加强版”   申城遭遇罕见寒潮   沪市民境外游人均支出1.5万   沪多地气温破冰点   雾霾高发铁棍山药沪上受捧   
【浏览字号:
2016上海书展叶永烈谈生命的精彩
http://culture.online.sh.cn 2016-08-19 13:56 [来源]:上海热线-文化
 
活动现场
 

8月18日下午5:30分,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东方出版社在2016年上海书展的重点活动之一《走过人生——叶永烈谈生命的精彩》读者见面会暨签售会在上海展览中心第三活动区举行。著名作家、上海作协专业作家叶永烈先生,与现场百余名读者,进行了深度交流与互动。

 
活动现场
 

叶永烈先生是著名作家,更是一位高产优质作品的上海作家。至今,叶永烈先生共出版文学著作150余部,包含了长篇纪实文学、科普小说丛书、中短篇小说集、长篇小说、散文集、杂文集、寓言集等诸多作品。从大学时代,叶永烈先生从大学时代开始,就在报纸上公开发表科普类等不同内容题材的文章,并一直坚持至今。这次签售的《走过人生:叶永烈谈生命的精彩》,以及2014年由东方出版社出版的《罗布泊归来》《穿越历史:叶永烈说他们的故事》,共同收集了叶永烈先生为全国众多晚报所写的各种文章。《走过人生:叶永烈谈生命的精彩》共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生命的精彩》,主要记述叶先生数十年的人生中所经历的一些印象深刻的人与事,内容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既充满生活情趣,又充满人生思考;第二部分为《知识的精彩》,主要为叶先生发表在各家晚报上的科学小品文,内容饶有趣味,可读性也很强。

 
叶永烈先生为小读者签名
 

在活动现场,叶永烈先生回忆了自己为全国各家晚报撰写文章的经历,以及自己在与各家晚报接触过程中,那些难忘而有趣的事情。叶永烈先生表示,常年为晚报写文章,让他有了独特的经验与感受。因为晚报的性质不同于日报,更不同于杂志,所以为晚报而写的文章,就要具有“晚报风格”,要用“晚报笔法”来写。何为晚报笔法?简单说来,就是要雅俗共赏,老少成宜:首先,动笔之前先要想一想,要写的文章,是不是一般读者感兴趣的;其次,内容上要注意趣味性,寓知识、寓教育于趣味之中,绝不可板起面孔跟读者谈话;然后,文字上,标题要有新意,内容要通俗、活泼、引人入胜。用这样的方式来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展现生命中精彩时刻,才能让文字呈现人生的魅力。

 
叶永烈先生与读者交流
 

在之后的互动与签售环节,读者的热情非常高。读者纷纷表示,十分喜欢叶永烈先生的文章与作品,能从中读到生活的真实与感受。在回答一位读者关于以什么角度来写纪实文学时,叶先生说:史实准确,观点正确,是我一向坚持的原则。签售时,上至头发花白的老人、下到背着书包的学生,还有不少带着小朋友赶来的家长们,排起长长的队伍。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出版社准备的200余本书,销售一空。

 

 

书本信息

书名:《走过人生——叶永烈谈生命的精彩》

出版社: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东方出版社

ISBN:9787506089098

定价:35.00

序言

“东张西望”系列《罗布泊归来》《相反的国度》与“晚风徐来”系列《穿越历史:叶永烈说他们的故事》《走过人生:叶永烈谈生命的精彩》,选人我为各家晚报所写的文章。

多年来,我跟多家晚报保持密切的联系,自称是“晚报作家”,用的是“晚报笔法”。

在1999年, 《北京晚报》为了庆祝出版一万期,邀请了当年为《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积极撰稿的两位作者参加纪念大会,一位是刘心武,另一位便是在下。

1999年9月4日,我为祝贺《北京晚报》出版一万期,还写了《话说“晚报笔法”》一文,全文如下:

岁月飞逝,《北京晚报》已经出满一万期。屈指算来,我与《北京晚报》的笔墨之交,也已有28个春秋。作为一个多年来受到《北京晚报》提携奖掖的作者,我对编辑部怀着深深的感激之情。

我在《北京晚报》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1961年2月7日。当时,我21岁,是北京大学化学系的学生,喜欢写作,成为第1版《十万个为什么》 (1961年5月出版)的主要作者。在写作《十万个为什么》的同时,我以笔名“叶艇”在《北京晚报》“科学与卫生”版上发表许多知识小品。

回首往事,我以为给《北京晚报》写稿,最大的收获是从中学得了“晚报笔法”。因为晚报的性质不同于日报,更不同于杂志,为晚报而写的文章,应具有“晚报风格”,要用“晚报笔法”来写。

晚报可以说是一张老百姓的报纸,以普通市民为主要读者对象。给晚报写的文章,要雅俗共赏,老少成宜。动笔之前.先要想一想,要写的文章,是不是一般读者感兴趣的。起初我不懂这一点,往往选题过于冷僻或艰深。编辑部常常给我出题目.约我做文章。编辑成为教我“晚报笔法”的老师。渐渐地,我懂得选一些与市民生活密切的题材写文章,选题务必注意读者的“共同兴趣”。另外,也注意新闻性和季节性。我学会在春天的时候讲春天的话,给《北京晚报》写《阳春三月种树忙》(1961年3月14日),夏天的时候写夏天的文章,如《的确凉》(1964年7月14日),不做“背时工作”(诸如夏日写如何防冻疮之类)。

晚报的文章注意趣味性,寓知识、寓教育于趣味之中,绝不可板起面孔跟读者谈话。文章要写得通俗、活泼、引人入胜。讲究标题,要有新意,讲究一开头就得抓住读者。最初,我写的文章内容枯燥,学术名词太多。写多了,才慢慢知道要用聊天的口气写晚报文章,要讲究构思,多用小故事、掌故,多用比喻、注重文采、注重可读性。

学习“晚报笔法”还使我改掉哆唆的毛病,努力做到短小精练。晚报副刊乃尺幅之地,惜字如金。洋洋万言,无处容身。晚报文章通常是“千字文”,以致数百言终篇。革除空话、废话,每“爬”一个“格子”,都实实在在。写作时只准备两张或三张稿纸,虽纸短意长,但这“长意”必须像压缩饼干或浓缩橘汁似的容纳于“短纸”之中。说给晚报写文章像打电报似的字斟句酌,当然未免有点夸张,但晚报的文章必须挤干一切“水分”,却是确实如此。

“千字文”往往一气呵成。常给晚报写稿,使我变得勤快起来。想到什么好题目,马上构思,马上动笔。如用不蠹的户枢,脑子常用常灵,笔头越写越快。

“晚报笔法”给我以深刻的影响,使我写小说、散文、纪实文学时,也注意可读性,努力出新和讲求简练。另外,还使我的观察力变得敏锐起来,写作也变得勤勉起来。

就此打住吧。谨以这篇新的“千字文”献给《北京晚报》

一万期。

我在为《北京晚报》撰稿的同时,也为上海的《新民晚报》写文章。我在《新民晚报》发表第一篇文章是在1961年1月17日——稍早于《北京晚报》。

到了1962年,由于第l版《十万个为什么》出版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作为《十万个为什么》的主要作者的我,收到诸多报刊的约稿信,从1962年4月19日起我为《合肥晚报》撰稿,1962年5月20日起在《天津晚报》(《今晚报》的前身)发表文章。稍后,我成为《羊城晚报》的作者。

虽然当时我同时为许多日报写稿,如《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解放日报》《文汇报》以及《中国青年》等,但是我似乎更加喜欢也更加适合为各地晚报撰稿。正因为这样,我为各地晚报写的文章,多于日报的文章。

1963年夏,23岁的我从北京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到上海工作。很自然的,我在上海《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发表的文章最多,而且从1961年一直持续到现在,前后达半个多世纪。最近几年,我差不多每月在《新民晚报》上发表一篇散文。

我也经常为天津《今晚报》撰稿。1984年,我为天津《今晚报》创刊,写下《我爱晚报》一文:

《今晚报》创刊了。我在黄浦江畔遥致祝贺之意。

《今晚报》的前身是《天津晚报》。我是《天津晚报》的老读者、老作者。我虽在上海工作, “文革”前却订了一份《天津晚报》,天天看。从1962年起,我在《天津晚报》发表过近80篇文章(有的署笔名)。

意想不到,在那人妖颠倒的日子里,突然飞来横祸:就在那“批判”所谓“天津黑会”的消息传到上海的时候,上海文艺界大查与天津文艺界有“黑线”联系的人。我那份《天津晚报》是订在单位里的,在“大揭大议”时,便以为我与天津有“黑线”联系。我被突然抄家,文稿、信件、剪报集、照相册之类,洗劫一空……我可以说与《天津晚报》有着“患难之交”。

大地回春,各地的晚报纷纷复刊、创刊,唯独《天津晚报》久违,毫无音讯。去年年底,天津的同志来沪,告诉我《今晚报》在筹备之中,我深为欣慰。不久前,当报社的编辑约我为《今晚报》写作,我一口答应了。

我爱看晚报。这几年,我一直订阅《北京晚报》《新民晚报》和《羊城晚报》,每日必读。我觉得晚报文风活泼,短小精悍,接近生活,信息量大,乡土新闻多,读来饶有趣味。

我也爱给晚报写作,自以为是一位“晚报作者”。晚报的副刊题材广泛, “自由度大”,有所感、有所闻,涉笔成文,几百字,千把字,说一件事,谈一个观点。这样的“千字文”,是很灵活的“轻武器”。笔调往往很轻松,寓思想、教育、知识于情趣之中。我喜欢写这样的短文,也就加入“晚报作者”的队伍。

在这里,我杜撰了“晚报作者”这样的词儿。不过,说实在的,给晚报写稿,确实有点跟日报、杂志写稿不同,晚报的文章具有自己的特点。另外,就晚报而言,各家晚报也都应办出自己的风格来。因此,办好一家晚报,必须拥有一支自己的“晚报作者”队伍。

常给晚报写稿,会养成惜字如金的习惯,同时也培养作者的敏锐的观察力、敏捷的思维能力。我觉得这对于我从事中、长篇写作时,受益匪浅。

在《今晚报》创刊之际,写这几句,算向编者、读者表达我的一点感想。

我也是《合肥晚报》的老作者。1980年6月2日,我为《合肥晚报》复刊,写下《我与(合肥晚报)》: 人们常说,当你遇上什么事情,诗自然而然会从脑海中跳出来,这话不假。最近,当我获悉《合肥晚报》即将复刊,脑海中便马上浮现两句唐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是呵,《合肥晚报》曾被“野火”烧毁,如今在春风拂面的日子里,又重生了。

说起来,我与《合肥晚报》渊源颇深,是她的老读者,也是她的老作者。自从1962年4月,我应《合肥晚报》之约,发表了一篇科学小品《蛙声阵阵春正浓》之后,竞与《合肥晚报》结下了不解之缘。在编辑彭铭华等同志的热情鼓励下.我接二连三在《合肥晚报》上发表文章,达一百多篇(其中不少用笔名发表,或与爱人杨蕙芬合写的)。直至1966年4月14日,我还在《合肥晚报》上发表了《玻璃做的“棉花”》,这是我在《合肥晚报》上最后一篇文章,也是我在“野火’,漫野之前在报刊上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

我给《合肥晚报》主要是写知识性文章,拉拉杂杂,既给“工业知识”“科学之春”专栏写过,也给“工业之花’’“气象服务站”“大众科学”“非洲杂记”“运动场上”‘‘务农篇”“生活顾问”“祝你健康”“谈天”“在今天的日历上’’等专栏写过,还有的文章则标以“科学小品”“知识小品”之类的题花。这些文章,大都是《合肥晚报》编辑部点题约我写的, “逼”着我写了各种题材的短文。对于一个作者来说,“逼”是一件好事。记得王铁人说过这样的话:“井无压力不喷油,人无压力轻飘飘。” “逼”,就是加压力,给作者“加压”,便“逼”出了作品。如今,"-3年给《合肥晚报》写的文章,有很多收入我的科学小品选集《知识之花》中,没有《合肥晚报》的“逼”,也就不会有这些作品。

我记得,在上海刚出现一种新的汽车——蓄电池微型客车,《合肥晚报》便约我写了《不用汽油的汽车》一文。在第二届全运会召开的日子里,我应约写了《举重与体重》《运动场上的颜色》《竞赛中的争分夺秒》《塑料的新家族——··乌里当”》等文。当我写了《黏合金属的“糨糊”》一文,介绍当时的新技术无机黏结剂,立即收到许多工厂来信,要求介绍详细配方。于是,又写了《再谈(黏合金属的“糨糊”)》一文……为了约我写这些稿件并告知读者的反应,《合肥晚报》的编辑部给我寄来了数以百计的信件。有人用唐朝诗人秦韬玉的诗句“为他人作嫁衣裳”来贬低编辑工作,我却以为这种“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无私精神是很值得敬佩的。

在“野火”遍野的日子里,《合肥晚报》停刊了。我也被戴上“杂家”“文艺黑线干将”之类的帽子。剪报集被抄走,并遭“批判”。不久,我下放到干校。彭铭华同志也被下放,来到农村。然而,就在那样乌云压城的日子里,我们之间仍保持通信,我们的友谊并没有中断。

在清除了那帮害人虫之后,彭铭华同志回到《合肥晚报》工作,又约我写稿。我陆续为《合肥晚报》写过些短文。特别是在去年春天,我来到合肥,旧友重逢,分外高兴。

如今,《合肥晚报》又与读者见面了。我为她劫后重生而欣喜,祝愿她越办越好。如今,我依旧是她忠实读者和作者。愿在她的培养和帮助之下,不断写作,不断前进。

值得提及的是,我给各地晚报大都写“千字文”,而《羊城晚报》多次约我写整版文章,5000字上下。

我为全国各晚报写的文章上千篇。我早年为各晚报写的文章以科学小品居多,后来主要是写散文随笔,尤以游记为多。《新民晚报》的办报宗旨是“飞入寻常百姓家”,我也借助于各晚报把我的一篇篇短文在晚风徐来的时刻“飞人寻常百姓家”。

我为自己编过各种选集,却从未编过晚报文选。“晚风徐来”“东张西望”,但愿给你以别样的文学和科学的感受。

叶永烈

2014年5月14日于上海“沉思斋”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 分享到:

  • 上海热线微信公众号

  • 上海热线易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选稿]:三品飞鱼
爆料电话:52122211  给热线提意见
复制地址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输入框中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频道合作 | 站点地图 |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4]0028-028号 营业执照信息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上海青年公益门户网站 放心搜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