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文化> 宝库藏品

既然已经有摄影了,那为啥还费这么大力气画它

2018-09-19 10:17:23

  威廉姆·克莱因的《枪之一,纽约》体现着摄影“瞬间即永恒”的独一无二价值。克莱因手持相机走在街上,只是要求街上的两个小男孩“摆个pose”,结果一个小孩子拿出一把枪,直冲着镜头。他扭曲的面部表情,只存在于那种“我下一秒就会扣下扳机”的人脸上。右侧的小男孩面无表情,只是伸出手,轻轻地推着另一个孩子举枪的胳膊。

  一幅照片,便浓缩着50年代纽约的危险和躁动。倘若是段录像,而非停留在这一瞬间,那么它所传达出的信息,则又会有所不同了。

  我时而也会有类似的感受。尤其是在面对原作改编的影视作品时,这种感受更为强烈。有时候改编过的作品给人感觉远逊于原著,有些只是没能还原出原作的情节或者人物,让人觉得“哎呀,不像”。

  更糟的则会让人看了都替演员感到尴尬,这样的例子太惨,就不列举了。成功的改编则会让人觉得:“绝了,倘若文字里的人物再世,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奥兰多·布鲁姆在《指环王》中扮演的莱戈拉斯不仅定义了这个角色,甚至定义了“精灵”这个奇幻文学中的种族在很多人心中的样子】

  比“活灵活现”更为成功的改编,则是超越原著,成为这个题材最佳表现形式。按说电影受限于时长的限制,无法像小说一样用自由的篇幅来刻画想要表现的内容,一旦进行改编,免不了要做减法,很容易就丧失原著字里行间的韵味。

  就拿我们耳熟能详的那些经典原著改编电影来说,稍远一点的如《教父》、《发条橙》,近一点的如今年年初的《头号玩家》。当我被改编过的电影打动,爱屋及乌地去找来原著小说时,却发觉真正打动我的桥段,都是改编后的妙笔。到这时候,我就会觉得,哪怕同一个故事,也一直有着被反复讲述的价值。因为可能至今为止,我们都还没找到最适合它的讲法。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网易订阅 作者:艺萃 责任编辑:李红霞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站点地图 |
 许可证编号:3112006002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4]0028-028号 营业执照信息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上海青年公益门户网站 放心搜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服务举报电话:52122211-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