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文化> 宝库藏品

一只鸭子卖了1564万元,网友:“真是活不过一只鸭”

  2018年11月20日晚,中国嘉德拍卖“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在嘉德艺术中心收槌,在此专场中,泰山残石楼旧藏朱耷《墨鸭图》以1564万元成交。网友调侃:“真是活不过一只鸭!”

  朱耷 (1626-1705)

  墨鸭图

  镜心 水墨纸本

  题识:八大山人画。

  钤印:八还(参见《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朱耷》22印,268页)

  鉴藏印:劫灰外物、熙载平生珍赏

  32.50 × 26.00 cm

  朱耷(1626—1705),字雪个,又字个山、道朗、个山驴、朗月、破云樵者、八大山人等,江西南昌人,明朱元璋之子宁献王朱权的后裔。工书,善画山水、花鸟、竹木,笔墨大气,别具一格。

  据说八大山人出生时耳朵特别大,父母因此给他取了乳名“耷子”,后来索性就叫朱耷了。这位书画家一生中所用的字号、别号特别多,而且每个都像他的书画一样与众不同。清顺治五年(1648年),他出家为僧,法名传棨(音同“起”),字刃庵;康熙五年(1666年)取号雪个,后来又有了个山、驴、屋驴、人屋等别号;到了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他58岁,又给自己取了个奇特的别号——八大山人,从此,以前的别号都弃之不用。他在自己的画上落“八大山人”的款时,总是竖笔连写,看起来有时像“哭之”,有时像“笑之”,据说代表着他作画时的心情。这一个性鲜明的别号于是随着他的书画作品流传千年,响亮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本名。

  少年时的朱耷,那个时候还不叫八大山人,满腔热血,一心想通过科举考试,用真才实学报效国家。然而明朝宗室子孙不得参加科举考试,朱耷放弃了爵位,以布衣身份应试,在大约十五岁那年便考取了秀才,这在众多宗室王孙中无疑是个创举,赢得了族人和师长的称赞。

  正当朱耷满怀信心参加下一轮考试时,他矢志效力的明王朝迎来了灭顶之灾。崇祯十七年(1644年),明亡,不久父亲去世,贵族生活在他19岁这一年戛然而止。明朝灭亡那一年,不幸接二连三地朝着这位年轻的艺术家袭来。这一年,朱耷的父亲病逝,随后他的妻儿也相继离世。

  八大山人抑或隐姓更名在寺庙道院里藏身,将心境完全寄寓手里一支画笔上,与远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诸多艺术大师一起进行着遥相呼应的伟大创造。“横涂竖抹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以大写意手法开一代画风,成为独步古今的艺术大师。

  当年八大山人那袭厚重僧袍,裹藏着的是一颗大孤独的心,一张苦瓜似的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泪,分不清是墨点,雨点,或是泪点。水墨交融,使这张脸阴愁惨淡、面目模糊。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腾讯网 作者: 责任编辑:李红霞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