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文化> 洋场风情

藏在轨交五号线“萧塘站”里的秘密|上海两千年人物考⑤华亭卫氏

  其实还有一位大文人,也在苏轼串起来的青龙翩翩鸿影中,在上海那口最深最美的古井上空掠过。

  他就是范仲淹。他与苏轼在任上前赴后继,接连对青龙江相关水系的疏浚和上海地域水利治理,殚精竭虑,筹谋牵挂,也由此引出又一位人物:任仁发。本篇,先聚焦另一个同样与范仲淹相关,也与朱熹绝学传继、南宋抗金气节、江南文化承创中华“唐宋之转”均深刻关联的上海宋元人文一族——华亭卫氏。其文脉著述人物连续八代于史有名,百年连出十二位进士,有多地所奉“史上第一位状元”,北宋末到南宋灭有五六十人出仕。

  这些都藏在,上海轨交五号线每日人来人往的一处站名里。

  【一】

  这个站名,叫“萧塘”。

  它在五号线从闵行莘庄开往奉贤新城的南延伸段上,属奉贤区。历史上,这一带叫过萧塘乡、萧塘镇、肖塘镇。方志里,镇南有一座崇福寺,是卫泾故宅。故事中,他捐宅为寺。

  卫泾,就是华亭卫氏十二位进士里,那位如今多地奉为“史上第一位”的状元。

  范仲淹最高官至参知政事,即副宰相,他也是。范仲淹写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便把住所取名为“后乐堂”,给自己改号为“后乐”,所撰文集也名为《后乐集》。范仲淹谥号“文正”,是文臣谥号第一,史称范文正公,曾国藩也是,还有魏征,历史上没几人。他谥号“文节”,节,也是位居前列的文臣谥号之一。

  最深处契合的,是大节持正与不阿风骨,史称“忧国忘家,始终一节”。

  他高中状元那年,是南宋淳熙十一年。就在那前后,在北方,“靖康耻,犹未雪”,金国依然虎视眈眈,而蒙古草原上,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开始崛起。朝臣为之欣喜,然而出使金国的卫泾回来,向宋宁宗精准研判:一个弱敌灭了,一个强敌诞生,“未足为喜也”,认为唇亡齿寒,反对联蒙灭金,显示了独到的眼光。不过南宋在宁宗与权臣韩侂胄主导下,还是决定大举攻金,而大败。

  几十年里,先金后宋,接踵而亡。

  历史没有假如。后人对南宋的抉择也有种种解读。而卫泾直谏时的处境,值得注意。

  研究者周超谈到,他是因进言“未足为喜”,与韩侂胄观点相左,而被罢归乡的。后来他被召回朝之际,又正是韩侂胄权势鼎盛之时——被宋宁宗诏拜为平章军国事,享有建节、封王等最高荣衔,拥有宋代相臣罕有的实权。

  正是在这样的情势下,卫泾环顾朝堂而依然再次进言,再次反对已箭在弦上的北伐。

  他主张的,是当年进言中的那句:“虏有危亡之兆,而吾无自治之策。”认为关键在先做好内治,固本自强,不管强敌是谁也不怕;反之,偷安岁月,“仅了目前”,终究不是治本。

  他担心的,是“深恐小人投隙伺间以售其奸”,“欲图大事而不思危亡”。

  有观点认为,韩侂胄力主北伐,与一位贵妃的宫斗胜利有关。这位贵妃出身低微,连亲生父母姓什么都正史无载,根本无法与韩侂胄大力支持的曹美人抗衡,却全力一争,据说怂恿宋宁宗在醉酒之际写下御笔“可立为皇后”,而且心思细密,故意让宁宗多写了一份,派可靠内侍次日一早直接送出宫外,以最快速度给到宰执手中。这样,使韩侂胄无法在前一份还没到中书省门下之时压下,更破了他一直乘宁宗“好出御笔”而借机从中专权的局。韩侂胄惊忧之下,便听进了“立盖世功名以自固”之策,一心加快北伐攻金。

  历史的深处,是人心。

  人心的幽微分野之处,其一是持正。史载,卫泾年少时,曾去临安拜师李去智,李去世后,卫泾为其“制服执丧,人咸义之”。他考中状元,廷对之时,慷慨陈词激励宋孝宗“图大业于日新”。后又劝谏宋光宗用人要重公心、亲君子,还因直言得罪了骄奢逾制的李后,被贬外地。对他来说,进言“未足为喜”被罢,其实已是第二次了。回到朝廷再次进言,反对已箭在弦上的北伐,则是可能第三次被罢甚至更糟的。

  进退升降之时,卫泾对人留下一句名言:“官职自有定分,名谊千古不磨。”

  所以史称“忧国忘家,始终一节,而谋虑深远,不邀近功”。

  纪晓岚等在《四库全书》收录《后乐集》二十卷的“提要”说,卫泾所写“大都和平温雅,具有体裁”,称明代归有光认为卫泾“文章议论有裨当世”,能“抵触奸佞,侃侃不阿”,在当时可称——“正人”。

  清人沈德潜的评价是:“其人挺然独立,百折不回,泾有如金石之坚贞者。”

  研究者认为,这与家风密不可分。

  图为正在热播的《清平乐》截图,左一为范仲淹,右一为韩琦,其曾孙为韩侂胄。

  【二】

  华亭卫氏最早中进士的,是“萧塘人”卫仲达。

  那是1109年。

  此后,有卫开(1115年进士)、卫阗(1118年进士)、卫肤敏(1119年进士)、卫稷(1154年进士)、卫博(1160年进士)、卫藻(1175年进士)、卫泾(1184年进士)、卫沂(1199年进士),及卫泾的弟弟卫洽、卫洙、堂弟卫价,三兄弟同在1208年考中进士。

  从1109年到1208年,正好差不多一百年。百年间,华亭卫氏平均八九年出一位进士。

  这其中,卫肤敏是卫泾之外的另一位代表性人物。

  卫泾是状元,他是探花。早卫泾七十多年,他也曾出使金国,且屡次彰显气节。

  《宋史》有传:他在危难之际,被派出使金国,一探虚实,却在路上得知,对方正要大举进犯,情势危急,“不可往”。他不管,再进至燕山,“报愈急”,随行人员都害怕不敢前行。卫肤敏“叱曰”:“吾将君命以行,其可止乎!”

  到了金国,知道对方已经举兵,卫肤敏“殊不为屈”。先是力争国书不能“押字代玺”,再力争不能双膝跪地接国书。

  “金主大怒,观者为股栗”,卫肤敏始终“晏然”安定。

  两次力争,都成功了。但代价是,他被很不高兴的金人,羁押长达半年。

  后来,他途经涿州新城时,又与金国皇子相遇。对方约见,他说:如果一定要见,那么,如何行礼?对方说照例。卫肤敏笑道:北朝只有一位君主,皇子虽然尊贵,也只是人臣,我亦是人臣,“两国之臣相见,而用君臣之礼,是北朝一国有二君也”。对方“气折”,只好随他。他于是长揖而入。

  后来对答之间,又一再让对方受挫,又差点被羁留。

  这次归来后,卫肤敏连升三级。然而不久,宋徽宗宋钦宗被俘。卫肤敏后来辅佐宋高宗,屡屡直谏,匡正错误,官至礼部侍郎,还乡华亭病亡。

  上海师范大学副教授孔妮妮谈到,高宗即位后,无意北伐、屡思议和,对接受伪命的张邦昌诸臣亦继续留用,引发了李纲、卫肤敏等名臣的激烈抗言。卫肤敏上书高宗,要求对仕伪朝、媚金人的委质求荣之臣明正典刑,以振砺天下士风,又时时提醒高宗不忘靖康之耻,迎回二帝,重建大一统的中兴伟业。虽然未能激发高宗奋发图强之志,却赢得了高宗对其忠义之心的肯定和赞赏。当卫肤敏因病请辞,高宗不允,并下诏挽留,“以卿平日正色偘偘,议论坚明,据谊守节,屡触权贵,必能为朕分别隐微,章明枉直”。此诏书为华亭卫氏世代传藏。

  史志载:卫肤敏终年仅四十九岁,墓在佘山。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上观 作者:郭泉真 责任编辑:老鱼头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