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人物

徐小平

2017-07-14

海市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发动机厂维修科经理、党支部书记,始终立足一线,用“五带头”的标准要求自己。

林语堂:中国人的国民性

2017-07-14

国家和人一样,总是贪生想活,与其聪明而早死,不如糊涂而长寿。还有一层,中国民族所以生存到现在,也一半靠外族血脉的输入,不然今日恐尚不止此颓唐萎靡之势。曾国藩不幸生于长江以南,又是湖南产米之区,米吃得太多,不然早已做皇帝了。

徐小平

2017-07-12

上海市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发动机厂维修科经理、党支部书记,2003年10月入党,大专文化。

鲁迅:老调子已经唱完了

2017-07-12

中国人倘被别人用钢刀来割,是觉得痛的,还有法子想;倘是软刀子,那可真是“割头不觉死”,一定要完。以前,外国人所作的书籍,多是嘲骂中国的腐败;到了现在,不大嘲骂了,或者反而称赞中国的文化了。

陈寅恪: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2017-07-10

因为贯通中西的渊博学识和独步千古的新妙之见,陈寅恪的学术影响很快誉满北平,一时盛况空前。他授课时,不但清华的教授,如朱自清、吴宓等经常前来听课,远在城内的北大师生也成群结队,纷至沓来,跑到郊外的清华园来“作客旁听”。北大学生见自己老师也来当学生,遂称陈寅恪为“太老师”,意为“教授的教授”。当年的华北学术界分成两派,一派是本国培养的学者,一派留洋归来的学者,两派常常一争高下,互不服气。本土派认为,洋派不懂国情,学问再高,也解决不了中国问题。留洋派觉得本土派迂腐狭隘,不懂得运用现代化工具。但不管哪一派,谁都敬畏陈寅恪,没有人敢小瞧。这在学术界堪称传奇。

李梦桃

2017-07-10

上海市人,中共党员。1948年出生,1964年支边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作,环境十分恶劣。

徐虎

2017-07-07

1975年,徐虎进入上海市普陀区房管所,成为水电维修工,担负起管区内居民的水电维修、房屋养护。

冯唐:说这话不怕被人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诗人

2017-07-07

70后著名作家冯唐因“万物生长三部曲”而被读者熟知,其文集也将上市。文集共分五卷:包括“万物生长三部曲”——《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北京北京》,思想随笔录《活着活着就老了》和其青年时代小说作品《欢喜》。冯唐的小说语言清新,技巧圆熟,受到一批文学青年和知识分子的喜爱,也有不少人评价冯唐为当代文坛中的异类,在他的作品中经常是以一种充满着物质性的口语方式在叙述,以一种绵密饶舌的喋喋不休给予写作以丰富的构成。除了写青年的成长,冯唐小说还有一个潜在的主人公:北京。他的文字中,有关北京的路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充满着大大的拆字、汽水、防空洞、自行车的老北京;一个是被高楼大厦占据,面目全非的大都会。

陈振夏

2017-07-05

青年时代当过工人、司机、船员。参加过著名的“五卅”,被推选为上海中华电气制作所-委员会委员长。

韩寒:与世界保持距离

2017-07-05

如果韩寒的人生戏剧有台本,那么《麦田里的守望者》或许比较合适,至少是吻合一部分。霍尔顿考尔菲德害羞、愤怒、游荡、荤词挂口、天马行空、不愿读书、憧憬豪车、对性渴望,但并没有“垮掉”,却无比纯真地想在麦田里守望孩子,以免他们跌落悬崖。小时候坐在爸爸自行车后座的韩寒,在路过镇政府时说,“我们镇长怎么那么腐败啊,我一定要把贪官打倒。长大以后,我要做清官,把所有贪官都铲除掉。”2006年以后有了博客平台,韩寒有了扩音器。他在与父辈作家白烨论战时说:“别搞得多高深似的,每个作者都是独特的,每部小说都是艺术的,文坛算个屁,茅盾文学奖算个屁,纯文学期刊算个屁,也就是一百人手淫,一百人看。”2012年元旦后,他去香港住120层的豪华酒店,经常坐在窗户旁,望着遥远的地面发呆,想的是“如果大家都能够(住进来)……”在他的家乡上海,在能够自己支配的时间里,他依然住郊区,有时还回到更偏远的金山乡下跟爷爷奶奶住。韩寒自己的房子在一楼,他租的用来当作工作室的房子在二楼,能“嗅到一点地气”:“无论怎么样脚要踏上的土壤,总是最终能承载你的地方,你在高空中看的一切其实都是虚空的。”“他交往的圈子还有很多是他的表弟、同学,还都是城乡结合部的人,他实际上的物理区域和心理空间都是在城乡结合部。如果你让他住在静安区的高级公寓里,他害怕高楼,他觉得那个不接地气,就写不出东西。”韩寒的好朋友、出版商并时而客串经纪人的路金波说。

李春波:以音乐回报亲情和恩情

2017-07-03

1993年,李春波以一曲《小芳》震惊中国歌坛,并用一曲《一封家书》开创了中国城市民谣歌曲的创作之路;因此, 1993年被媒体称为“小芳年”

陆梦熊

2017-07-03

字渭渔,东渡日本,入早稻田大学学习,1906年获商学士学位归国,即参加殿试,在邮传部路政司任职。

陈思义

2017-06-30

曾名陈诵宜,是我国声誉卓著的药物学家。1928年,就聘于美国登佛化学制药公司驻中国推销员。

林语堂:抛开书法谈论中国美学就是耍流氓

2017-06-30

早年留学美国、德国,获哈佛大学文学硕士,莱比锡大学语言学博士。回国后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厦门大学任教。1945年赴新加坡筹建南洋大学,任校长 。曾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术与文学主任、国际笔会副会长等职。林语堂于1940年和1950年先后两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曾创办《论语》《人间世》《宇宙风》等刊物,作品包括小说《京华烟云》《啼笑皆非》。散文和杂文文集《人生的盛宴》《生活的艺术》以及译著《东坡诗文选》《浮生六记》等。1966年定居台湾,1967年受聘为香港中文大学研究教授,主持编撰《林语堂当代汉英词典》。中國書法的美在動在不靜,由於它表達了壹種動態的美,它生存了下來,並且也同樣是千變萬化,不可勝數的。迅捷穩重的壹筆之所以是完美的,是因為它是速度和力量的象征。不能摹仿,不能更改,因為任何更改都會帶來不和諧。這也就是為什麽書法作為一門藝術非常難學的原因。

丁玲:飞蛾扑火 非死不止

2017-06-28

原名蒋伟,字冰之,又名蒋炜、蒋玮、丁冰之,笔名彬芷、从喧等,湖南临澧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丁玲被公认为是一位才华横溢、锋芒毕露、热情如火的女作家。她一生向往革命,渴望燃烧,但过于直率的性格也给她带来异常悲苦的命运。瞿秋白曾评价丁玲说:飞蛾扑火,非死不止。丁玲一生充满传奇,身后褒贬不一,她按自己的逻辑行走天涯,而其中矛盾、突兀处,常常令人难以理解,这既为她赢得美誉,又让她开罪于许多旧友,丁玲是如此复杂,只有将她放到20世纪中国社会多变、斑斓的大背景下,才能略有感受。可以说,丁玲是理解一个革命中的社会的钥匙,读懂丁玲,我们才能读懂那个时代。

陶胜百

2017-06-28

原名陶钧,庙镇人。1925年春,出任吴淞海岸巡防处技术课课长,筹建沿海地区无线电报警台。

顾燕福

2017-06-26

港沿乡人。从小推车,饱受压迫。顾率先响应党中央号召,走互助合作道路,成立下沙片第一个互助组。

梁实秋:人心不同,各如其面

2017-06-26

他是中国国家社会党党员,否认文学有阶级性。早期梁实秋专注于文学批评,曾委婉的斥过冰心散文,坚持将描写与表达抽象的永恒不变的人性作为文学艺术的文学观,批评鲁迅翻译外国作品的“硬译”,不同意鲁迅翻译和主张的苏俄“文艺政策”,主张“文学无阶级”,不主张把文学当作政治的工具,反对思想统一,要求思想自由。这期间和鲁迅等左翼作家笔战不断。人的脸究竟是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否则也就无所谓谱。就粗浅的经验说,人的脸大别为二种,一种是令人愉快的,一种是令人不愉快的。凡是常态的,健康的,活泼的脸,都是令人愉快的,这样的脸并不多见。令人不愉快的脸,心里有一点或很多不痛快的事,很自然的把脸拉长一尺,或是罩上一层阴霾,但是这张脸立刻形成人与人之间的隔阂,立刻把这周围的气氛变得阴沉。假如,在可能范围之内,努力把脸上的筋肉松弛一下,嘴角上挂出一个微笑,自己费力不多,而给予人的快感甚大,可以使得这人生更值得留恋一些。

上一页 1 ... 8 9 10

热力发布

精彩推荐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